张志新事迹揭秘:张志新惨死翻案的内幕

时间:2018/03/30 浏览:22007 来源:未知
下面是张志新事迹揭秘,张志新出生于1930,在我们“文革”期间,因为反对林彪、“四人帮”,1975年4月4日她惨被“四人帮”迫害,当时张志新事迹一度被恶人掩盖,文革结束后被良知人平反。
张志新事迹揭秘:张志新惨死翻案的内幕
张志新从1969年9月24日被捕入狱,到1975年4月4日被枪杀,张志新与家人、亲属完全隔绝。这期间,三哥曾去沈阳监狱探望,却被拒之门外,最终无功而返。
直到1976年6月的一天,家人正商量着再次去沈阳探监,辽宁来人找到张志勤,说张志新在1975年就被处决了,要找她母亲处理遗物。
张志勤告诉记者,姐姐平反时,母亲年近80,不能亲自参加平反大会,她给女儿做了一束花,让我们带给姐姐。
烈士去世时,女儿曾林林18岁,儿子彤彤10岁。1979年,林林被中国人民大学破格录取,在母亲的母校哲学系学习。1983年,儿子彤彤考上清华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如今,姐弟二人生活在美国,都已结婚,他们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但不想被打扰。
2005年2月份,林林从美国回到北京,专程到沈阳为母亲扫墓,并到沈阳青年公园里母亲的塑像前照相留念。彤彤前年也回来探望亲人。
张志新事迹揭秘
从《一份血写的报告》发表,张志新这个重大典型的宣传报道,就如烈火烹油一般被推向高峰。一时,国人皆言张志新!可就在这宣传势头如潮头奔涌之时,中央的主流媒体却突然“奉命”“哑火”了,随后,全国对张志新的宣传也偃旗息鼓了。这样一场对张志新轰轰烈烈的宣传,如何几个月就成了“过山车”,“热时热得蒸笼里坐,冷时冷的冰窖里卧”?这里到底有什么蹊跷?这里到底有什么反思?
张志新事迹揭秘:张志新惨死翻案的内幕
1.张志新无疑是推出个重大典型。“文革”结束后,对张志新的案件进行了平反,这在当时的平反案件中似乎很平常。可不平常在于,从辽宁到全国对张志新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宣传。当今世界,无论任何事情,凡属能产生重大影响,这个事情都有深刻的政治。况且,张志新的宣传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
仅《光明日报》从1979年6月5日发表《一份血写的报告》开始,到9月12日登载《论张志新这个典型的时代意义》结束,3个多月中,共刊登有关张志新烈士事迹的长篇通讯、怀念文字、理论文章、编者按语、新旧诗词、照片、绘画、歌曲、题词以及各种报道86篇(幅),约15块整版,14万字。以《光明日报》为中心的许多党报党刊,“立体轰炸式”将张志新的宣传,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从全国的宣传规格、声势、持续时间、投入的力量及产生的影响看,张志新无疑是作为辽宁和全国的重大典型,去推出、去宣传、去学习。而张志新这个重大典型的推出,给国人产生的强烈震撼,在那个时代仅次于抓捕“四人帮”了。
可任何典型都有时代的特色和自身的特色,这个时代和自身的特色,就是这个典型的本质。诸如,雷锋是共产主义战士、张海迪是身残志坚的榜样、王杰是“两不怕”的楷模,每个典型都有自己的历史定位、时代密码和个人胎记,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如此宣传张志新,张志新到底是个什么典型?到底怎么定位?这个定位有没有偏差?
2.宣传张志新引发海啸般的“天问”。《一份血写的报告》发表后,以《光明日报》为中心的许多党报党刊,“立体轰炸式”的宣传张志新,也由此引发了读者怒不可遏的“娘杀孩子”的大讨论,引出了“谁之罪”的全民性“天问”:割喉管的人无罪,押打张志新的人无罪,公安局、法院、省委宣传部那些揭发张志新的人都是无罪……因为在当时那种专政政治下,谁都是在执行上级指示、“中央精神”,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那么,到底谁有罪?!
特别在陈禹山明确说出张志新被“割喉”的情节:“没等张志新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几个蹿上来的大汉,把张志新按倒在水泥地上,头枕一块砖,强行切断了喉管。为了维持呼吸,就把一个三寸来长的小手指粗的不锈钢管插进气管里,再用线将连接着钢管的金属片缝在刀口两边的肉上。张志新奋力反抗,剧痛使她咬断舌尖,血水淌满了前胸。她脖颈上的伤口,不时地冒着带血的气泡,嘴里不时地呕吐着似血似水的唾液。”这不麻醉、不消毒,就用普通刀子割断喉管的情节,更让舆论大哗,更让人们怒不可遏。
愕然、愤懑、谴责、怜惜、喟叹、控诉、咏颂——各种情绪以惊人的能量,在中国社会翻腾,在文学作品中持续发酵,在“天问”的信件中雪片似飞向北京!
3.宣传张志新为何“奉命”突然熄火?一时,举国山呼海啸的“天问”直逼中央,猛然凸显出如此的宣传张志新,这原是一把锐利的双刃剑。或许,《一份血写的报告》耸人听闻地推出张志新,这能激发人们对“四人帮”的愤恨,能激发人们对“四人帮”在辽宁死党的愤恨,也能用这把刀去砍向江青(可江青何时过问过张志新,江青和张志新有什么具体联系)?然而,这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已经更为锋利地重伤了中国共产党,若再这样夸张地宣传下去,那结局只有一个,是什么?谁都心知肚明,更谁都知道危险何在?。
为此,为了避免群众对该案刨根问底的进一步扩大,张志新在被炒作几个月后,被“奉命”突然停止了炒作,被突然偃旗息鼓,被突然“哑火”了。张志新从主流宣传渠道突然消失,一切归于沉寂。甭管陈禹山对“奉命”停止宣传张志新有多少遗憾,也甭管宣传张志新的这一“急刹车”留下多少猜想,但主流媒体被“奉命”突然停止宣传张志新,这绝对是不争的事实!
真正作为一个民族的典范,那是能在岁月的长河中永恒,并能永远地照亮和指引一个民族的前行,诸如,屈原、岳飞、文天祥、刘胡兰、雷锋等等,莫不如此!那么,张志新这个典型如何这么“短命”?如何才竖起和宣传3个多月,就被“奉命”停止了宣传?就被“奉命”请下了“神坛”,不管这个“奉命”来自哪里,也不管这个“奉命”有多大权威,一个典型从竖起到停止宣传,这像“过山车”似的就三个月(辽宁是半年),这无疑说明宣传树立张志新这个重大典型,绝对有值得检讨和反思之处?若无值得检讨和反思之处,如何宣传张志新被“奉命”停止?
4.任仲夷抓出了张志新这个大典型。若检讨和反思树立和宣传张志新这个重大典型有何不妥,那就要弄明白张志新这个典型是怎么树立起来的?陈禹山说:“辽宁没有任仲夷,张志新还平反不了。”这话,陈禹山只说对一半,因没有任仲夷,张志新的错案也能平反;因没有任仲夷,辽宁的错案也得到了大批平反。张志新的家属于1978年提出要求平反案件的复查,1978年10月,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宣布张志新案撤销原判,平反无罪。
陈禹山应该说,没有任仲夷的亲自过问,张志新绝对不会平反为革命烈士,更绝对不会被树为重大典型,这应该是任仲夷对辽宁的“杰出贡献”,也绝对是任仲夷一生中的一段“精彩照人”!新近出版的《任仲夷画传》,就此浓墨重彩地写下华章。
任仲夷调到辽宁时,张志新牺牲已近两年,营口市中院已宣布张志新案平反无罪。可1979年1月,这起冤案在辽宁省委扩大会议上被揭露出来,这引起了任仲夷高度重视,敏感地认识到可以做篇大文章。他在会上强调“公安司法部门应抓紧清查这一案件”。
1979年1月中旬,省里成立公检法联合复查组。
1979年3月1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文宣布,“为张志新同志彻底平反昭雪”。
1979年3月9日,辽宁省委召开常委会,听取张志新案件的复查情况,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定调说:“张志新同志是一个好党员,坚持真理,坚持党性,坚持斗争,宁死不屈。我主张和赞成定为烈士,予以彻底平反昭雪”。这就是说沈阳中院的“彻底平反”还不算“彻底”。
1979年3月31日,在任仲夷主持下,中共辽宁省委为张志新召开了平反昭雪大会,宣读了《关于为张志新同志彻底平反昭雪,追认她为革命烈士的决定》,宣布为她恢复名誉,恢复党籍,追认为革命烈士。
1979年4月5日,《辽宁日报》刊登《为真理而献身》的长篇通讯,首次公布张志新的事迹。此后在任仲夷的支持下,《辽宁日报》对张志新的宣传持续了5个月。《辽宁日报》编出20多个专版。各地报纸纷纷转载文章及张志新照片,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
1979年6月18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任仲夷就张志新冤案的专题说:“从张志新被害事件中,人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没有健全的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变成法西斯专政。”
由此可见,任仲夷和张志新的再度平反确实密切相关,一是张志新的“彻底”平反得到任仲夷的密切关注;二是任仲夷将张志新平反后树为重大典型;三是任仲夷在辽宁开展了对张志新的重大宣传,特别宣传张志新反抗“四人帮”专制的“五不怕精神”;四是任仲夷带头做好宣传,任仲夷在各种场合,毫不讳言自己对张志新的赞赏和愧疚。在看望张志新的母亲郝玉芝时坦承:“我不如志新,我不如她敢想,更不如她敢说。”
5.胡耀邦亲自将张志新拔高在全国推广。在当时的平反大潮下,任仲夷抓张志新的平反,胡耀邦绝对不会引起关注,但《辽宁日报》刊登《为真理而献身》的长篇通讯,却将张志新纳入胡耀邦视野,也让张志新同胡耀邦有了很大相关性。 
《辽宁日报》发表了《为真理而献身》的长篇通讯,,《人民日报》编辑部决定转载,报送胡乔木审查(1950年就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时为中共中央委员会负责文宣的副秘书长),却意外遭到胡乔木的抵制,胡乔木将这篇稿子压了一个月不表态。后将有关情况报告给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且身兼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央委员会秘书长的胡耀邦。胡耀邦做出批示:“张志新就是刘胡兰式的英雄人物,应该刊登”。”《人民日报》加编者按转载了《为真理而献身》一文,同时又组织一批文章连续报道,全国各大报纸介绍张志新的文章潮涌不息。
或许,感到《为真理而献身》的长篇通讯还不够劲,陈禹山随后又单独采写了《一份血写的报告》。在回顾文章发表经过时陈禹山谈到:“连夜写完文章后,我带着稿子回北京。考虑到所披露的是发生在新中国的极其残忍的法西斯罪行,又有‘血淋淋、影响不好’等反对意见,报社领导们又报到中宣部送审——当时的中宣部部长是胡耀邦。几天后,总编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文章一个字都没改,连标点都一动没动,但耀邦同志希望把割喉管那个细节删掉,可能他也觉得太过残忍了。”1979年6月5日,《一份血写的报告》在《光明日报》第一版发表。陈禹山将割喉的细节,“‘狡猾’地换成这种表述方式:‘惨无人道地剥夺了她用语言表达真理的权利’。”
张志新平反昭雪时,有人提出有张志新生活作风问题,不宜定为英雄。可上报到胡耀邦那里时,胡耀邦说,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典型么?并同时下令不许散布对张志新不利的消息。(见360百科张志新条目)
由此可见,张志新这个典型能走向全国,绝对是胡耀邦一锤定音;胡耀邦将张志新视同刘胡兰比肩,也是将张志新这个典型的再次拔高;中国主流媒体“轰炸式”宣传张志新,是有胡耀邦在亲自组织;树立和宣传张志新这个重大典型,任仲夷和胡耀邦“接力”式的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饮食web原创文章,未获本站允许,请勿转载,本站宗旨在于分享生活知识,打造健康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