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集团是邓家的_吴小晖的分割和安邦的前途

时间:2018/03/22 浏览:54146 来源:未知
有着天生优势的安邦,一直都和邓家的关系密不可分,可以说安邦集团是邓家的,安邦集团这家02年才开业的公司,短短几年就马上如火如荼,安邦集团和邓家的关系总让人觉得密不可分,尤其是吴小晖这个低调的人物,但是吴小晖的家庭分割,对于安邦的前途又是怎么样的影响呢。
安邦集团是邓家的_吴小晖的分割和安邦的前途
因为安邦集团不是上市的公司,对外上,不披露全体股东名单、不披露合并年报、从其他公开渠道似乎也都查不到任何财务信息,再加之其出手阔绰、决策迅猛,不免引来外界的不断猜疑。
2004年9月13日,星期一,在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灵桥路255号中宁大厦18楼的会议室里,两位名声显赫的人士——时年58岁的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时年53岁的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汽)总经理胡茂元,在此相聚。
宁波是安邦的创立之地。他们作为发起股东代表,参加了在此举行的创立大会。彼时的安邦,称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
当时的董事会,共有7位董事,来自上汽的两位,胡茂元,以及上汽副总会计师兼财务部经理刘榕;余下则是陈小鲁、吴光辉、陈萍、姚大锋、赵虹五人。胡茂元出任安邦的董事长,陈萍为副董事长。
成立一个多月后,安邦保险即在宁波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增选朱云来、龙永图、刘晓光、董一冰4人进入董事会。
朱云来为国务院原总理朱镕基之子,早年赴美留学,后进入投行工作,在2004年时,就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龙永图原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首席谈判代表,彼时刚刚卸任官职。
刘晓光,时任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总经理。
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进入安邦,与陈小鲁有关。2014年初,陈小鲁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是他从中牵线,邀得朱云来、龙永图等进入安邦董事会。
上汽是发起股东和第一大股东,董事会成员里又如此显赫云集,因此,一位保监会官员对记者戏称,“安邦是含着金汤匙出生”。
吴小晖是一个神秘的掌舵者
吴小晖是一个低调到找不到太多公开信息资料的人。《金融时报》给他的“标签”是在北京,安邦集团近50岁的董事长吴小晖以“无情的商业风格和强大的政治后台”闻名。
在搜索引擎上,以“吴小晖”为关键字检索到的资料相当有限,他的毕业院校、在进入安邦保险集团之前的工作履历在互联网上均无迹可寻。
熟悉北京政界的资深媒体人透露,吴小晖是温州人,他的妻子是“现代中国总设计师”的外孙女,1972年在江西出生的邓卓芮。
相关报道显示,吴小晖结了三次婚。出身农村的吴小晖,最早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娶当地官员女儿为妻。此后吴小晖下海做汽车生意,娶了时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的女儿为妻。
之后,吴小晖又结识陈小鲁,经陈的介绍,认识“现代中国总设计师”的外孙女、原国家科技部副部长邓楠之女卓芮。2004年,吴小晖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娶比他小六岁的邓卓芮为妻,成为最有名望和权势家庭的“驸马”。
2014年,因海外媒体渲染安邦与邓家的关系,邓家曾小范围开会讨论过安邦的事宜,主流意见是与安邦切割,确认与邓家无关。
事实上,邓家在2014年迅速的与安邦划清界限。安邦集团31家股东中本有两家公司间接有卓芮的持股,但在2014年12月,显示卓芮已经从这两家的股东名单上退出。
《新世纪》2015年2月1日报道称,安邦掌门人吴小晖与邓卓芮“夫妻关系已确认终止”。这种很不常见甚至比较费解的说法,顿时引起种种猜测。
接近邓家的消息人士称,吴小晖与邓卓芮并未离婚,但两人早已分居,婚姻关系确实名存实亡。之所以说吴小晖和邓卓芮“终止夫妻关系”而不说“离婚”,是因为两人确实没有在法律上办理离婚手续。
推挤监管红线
有投行人士分析,安邦在频繁的进行股权变更,只是为了规避行业政策。《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保险公司单个股东(包括关联方)出资或者持股比例不得超过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20%。第八条则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委托他人或者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险公司的股权,中国保监会另有规定的除外。
2014年4月,保监会曾发布的关于《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四条有关问题的通知显示,经中国保监会批准,对符合一定条件的保险公司单个股东(包括关联方)出资或者持股比例可以超过20%,但不得超过51%。
'安邦有那种能力,可以推着监管往前走,包括修订法规。'在一两年前,业内即有这样的说法,并称吴小晖和保监会很熟,对各司局长的办公室属于推门就进的关系。但说监管政策为安邦量身定制并不恰当,近年来保险业投资大松绑的进程加快,像安邦这样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机构确实起到了有效的推动作用。
在保险业内看来,安邦成立分公司、通过审批的速度要较同行快很多。从保监会的批复信息来看,在过去一年多,安邦获批设立安邦基金管理公司、安邦养老保险公司开业,安邦人寿在山西、安徽、上海、深圳的分公司也获批筹建,业务扩张速度领先行业。
保监会人士告诉记者,审批快是因为吴小晖亲力亲为。他常常出现在保监会,亲自督促审批过程,而且往往是这边递交着审批,那边同步准备着筹备工作。
安邦是否存在超比例投资的问题,一直为业界所关心。
据公开信息保守估计,安邦近一年内在海外的投资额已近160亿元。二级市场上,公开信息显示,安邦通过多个保险产品的账户持至少9只股票,分别为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金地集团、金融街、华业地产、吉林敖东、中国电建、万科A,持仓股票的总市值超1000亿元。以持有时的大致成本估算,安邦通过安邦人寿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逾100亿元,通过安邦财险的投资额逾600亿元。
2012年以来,险资投资渠道及投资比例限制不断放宽,保险资金监管政策频繁出台,包括十三项投资新政的密集发布、险资放开投资创业板等、并在监管层面上逐步推行风险监管和大类资产上限监管。2013年9月,保监会向保险公司和保险资管公司下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保险资金运用比例监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并于2014年2月下发正式《通知》,对比例监管政策进行了调整。
调整前,保险公司投资证券投资基金和股票的余额,合计不超过该保险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25%。调整后,股票和股票型基金与未上市股权和股权基金合并为权益类资产,且投资比例不超过30%。此外,投资不动产的比例也由20%上升到30%。
保监会的人士告诉记者,'不高于本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里的'公司'是指机构法人,也就是说,子公司投资权益类资产的账面余额需要满足不超过子公司总资产30%这一条件。此外,除了30%这条线,一旦某公司的投资权益类资产的比例超过20%,将会被列入重点监测名单。
不过,存在例外的情况,即因'非主观原因'造成超出比例的情况下,只需报告保监会即可,但不可继续买入。这里的'非主观原因'包括股价上涨等因素。
一位保监会高层人士曾对记者表示,保监会按照安邦最新的总资产进行过核算,有关增持并未超限。'目前看来,安邦的投资符合每项监管指标。不过每次是买完后才报备。'接近安邦的知情人士也表示,保监会对安邦的投资一直是有实时监测的。
业内的疑问是,这个'总资产'究竟应该是保险总资产还是保险公司的总资产?从相关文件的定义看,看来可以是后者。
安邦人寿与安邦财险成立较晚,近两年的发展异常迅速,但规模在保险业内仍排名较后。安邦人寿2014年全年人身保险保费收入排名为同行业第35位,原保险保费收入528.885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90.16亿元;财产保险保费收入在中资保险公司中名列第16位,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51.35亿元。
目前,2014年的财务报告尚未披露,若参照上一年的投资量和监管规定保守估算,安邦人寿2014年的资产规模需要达到350亿元左右,安邦财险的资产规模需要超过1800亿元,才符合监管要求。
2013年末,安邦人寿的总资产为169.72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08%。安邦财险的总资产为1250.49亿元,较上一年增长37.8%。
虽然保费规模有限,但'安邦系'的资产规模膨胀很快。奥妙何在?安邦财险在成都农商行里持股35%,截至2013年末,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4200多亿元。安邦财险的总资产,显然计入了按股权比例计算的成都农商行的资产。
吴小晖强势并购策略
'吴小晖喜欢收购。他的主张基本是,想做什么,就收购一家行业内的好公司。'有安邦集团的人表示。
安邦对银行业兴趣由来已久。2011年9月,安邦保险斥资50亿元收购成都农商行35%股权,取得控股地位。两个月后,安邦即将旗下和谐健康险总部迁往成都。2010年7月,安邦保险出资4.92亿元购置原成都市行政办公中心1号楼和2号楼房产,此举一度被视援助当地政府之举--汶川大地震后,成都市政府承诺出售新行政中心,用于灾区恢复重建。
数据显示,安邦入主成都农商银行以来,该行资产规模迅速膨胀。截至2013年末,成都农商银行的全行资产总额4200多亿元,各项存款余额2500多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300多亿元,成为成都地区网点最多、覆盖范围最广的银行业机构。
2013年,安邦选择大举加仓银行股,选择了招行、民生、工行这些银行股中的佼佼者。
'3倍-4倍PE,0.8PB,现金分红率6%-7%,这样的资产最适合保险公司。不理解为什么那时大家都不看银行股。'有接近安邦的资管人士这样看。
三年后,安邦的目标对准了民生银行。'来得太急太猛。'一位民生银行内部人士如此形容。在'对安邦并不感冒'的原董事长董文标2014年8月去职民生银行后,安邦不断增持民生银行,最终获得了梦寐以求的一个董事会席位。
安邦在吴小辉的执掌下可谓是发生了巨变,短短几年内从一家财险公司变成如今的土豪集团。观之掌舵之后的布局战略,不难发现,安邦的目标是成为金融集团,并有意成为金融业内首家跨国企业。
饮食web原创文章,未获本站允许,请勿转载,本站宗旨在于分享生活知识,打造健康人生。

相关阅读